当前位置:首页 > > 济南怎么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国研中心的专家这样说

济南怎么创建国家中心城市?国研中心的专家这样说

2019-11-23 13:08:44

“济南建立国家中心城市是时代赋予济南的一项重大任务。这符合法律,非常必要。现在还不算太晚。现在正是时候。”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主线是促进新旧动能的转化。关键支撑是增强科技创新能力。重要的任务是实现与周边地区的协调发展。”

这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侯永志对9月21日“2019春季城市论坛”发布的“济南打造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必然选择”专题研究成果的评论。

本次论坛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济南市人民政府和中国发展出版社(国家研究院智库)协办。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开创新旧动能转化的新局面”。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符合法律”

侯永志说,从区域发展的角度来看,人口和生产活动的空间聚集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普遍规律。人口和经济活动空间聚集的结果是什么?是城市的形成和发展。然而,城市的规模是不同的,有大、中、小城市、超级城市集群和世界级城市集群。从地位的角度来看,一些城市对全球发展有着极端的影响,如伦敦和东京。有些城市只能提供生活和居住功能。因此,这一逻辑的必然结果是,国家中心城市的形成和发展是人口和生产活动空间聚集规律运动的必然结果。

"济南建立国家中心城市是非常必要的."

侯永志说,为什么有必要在济南创建一个国家中心城市?根据我的理解,首先,因为国家中心城市是“效率”的代表。新时代的发展和现代化要求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和因素,实现少量投入,生产更多产品。未来的增长将更多地取决于生产率的增长。生产力从何而来?有体制改进、技术进步和空间聚集。当生产要素聚集在空间时,会产生规模经济和聚集效应,这有利于提高生产率。

其次,国家中心城市是“创新”的代表。新时期的现代化需要更多的创新。创新的法则是什么?创新的要素越丰富,创新的可能性就越大。各种创新元素聚集在一起,各种元素结合的可能性会更大,所以创新效果会更大。

第三,国家中心城市是“优质公共服务”的代表。新时代的现代化要求向人民提供高质量的公共服务。新时代的主要社会矛盾是人们对更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与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人们对更好生活的需求是更高质量的教育、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更好的住房和更方便的生活。只有这样,才能在中心城市聚集更好、更高质量的公共服务。

第四,国家中心城市是“辐射力”的代表。新时期的现代化要求区域发展有更多的辐射源。为了实现更均衡的区域发展,不可能在地域空间中均衡地分配生产要素。事实上,这既不可行,也不符合效率法则。因此,为了实现更加均衡和均衡的发展,我们应该通过“辐射源”和“辐射对象”之间的密集互动来实现。我们需要更多的辐射源,而国家中心城市是辐射源。

“济南建立国家中心城市还不算太晚”

侯永志说,在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下,国家需要更多的创新资源来尽快在太空中成长和扩张。为了保持快速的经济增长,国家需要更多的增长极来尽快增长和扩张。随着国家高速铁路网的建成,生产要素的空间流动将会加快。生产活动的空间重组将加强生产要素的空间聚集,累积循环效应将更加明显。特别是新一轮技术革命使得要素的空间聚集更加突出。这对济南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济南如果不尽快建成国家中心城市,将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你的生产要素将转移到其他地方以及邻近的北京、天津、南京和上海。因此,我们必须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步伐。

"现在是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合适时机."

侯永志表示,8月26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提出,要根据各地区情况合理分工,优化发展,实施主题功能区战略,完善空间治理,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格局。最重要的是强调促进各种因素的合理流动和有效集聚,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地区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此外,2019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培育和发展现代都市圈的意见》,旨在培育和发展一批现代都市圈。

都市圈(Metropolitan area)是指以超大城市或辐射驱动功能强的超大城市为中心,以一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市化空间形式。换句话说,大都市区是一个以一个或多个中心城市为核心,以许多中小城市(镇)为节点,以发达的联系渠道为基础的网络化经济地理空间,形成吸引和吸引、辐射和辐射的聚集和扩展。然而,无论如何定义,都市圈里必须有一个中心城市,没有它就不可能形成都市圈。这就是我想说的“在正确的时间”。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主线”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主线是促进新旧动能的转化."侯永志说,新时代的发展需要新旧动能的转换。济南承担着探索山东向全国新旧动能转化的使命。报告中提出的济南的战略定位,以及济南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方针和行动,都反映了这一要求。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关键支撑”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关键支撑是增强科技创新能力。”侯永志说,体制创新的目的是激发活力,而科技创新的目的是巩固基础和加强源头。没有这个基础,就很难形成其他任何东西。科技创新必须加强协调。为什么创新应该是关于协同的?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信息技术领域,亚马逊和Alphabet在美国的研发支出在2017年分别达到226亿美元和162亿美元,而中国100强互联网公司在同一年的研发支出总额仅为157亿美元。在生物医药行业,强生公司和默克公司在美国的R&D投资分别达到106亿美元和102亿美元,而中国医药制造业同年的研发支出仅为79亿美元。

因此,如果我们想赶上并取得技术突破,我们不能说如果我们不从合作创新的角度来考虑是不可能的,但我们的公司要像亚马逊一样大还需要很长时间。然而,我们现在对每个企业的投资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必须从合作创新的角度来考虑。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重要使命”

"济南创建国家中心城市的重要使命是实现与周边地区的协同作用."侯永志说,在开放经济的条件下,每个地区都是在一个复杂而相互联系的巨大经济网络中实现的。即使在偏远的山区,核桃也销往上海。对于国家中心城市来说尤其如此。从国家发展的需要出发,济南不应该放任自流,享受自己的幸福,不能发展得好。事实上,独自一人享受生活是不可能的。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 六合app 吉林快3